30多载“追梦”盐湖霸占镁锂“连体”世界难题

“天上无飞鸟,地下不长草,一日有四季,风吹盐沙跑。”这是人们对青海柴达木盆地环境的生动概括。从1986年初夏填下就业自愿,王敏便开启了33载“追梦”盐湖“路”,也在这个过程中霸占镁锂“连体”世界难题。

53岁的王敏本籍山西原平,现担任中国科学院青海盐湖研讨所(下称青海盐湖所)学术委员会主任、盐湖资源化学实验室主任等职务,长时间从事盐湖钾、锂、硼、镁资源综合开发使用及产业化研讨工作。

“是柴达木蕴藏丰厚的盐类吸引了我,也是柴达木选择了我。”王敏回忆,1986年初夏,青海盐湖所到当时北京化工学院招聘人才,播放了一段关于柴达木的宣传片,“当时五个自愿填的都是青海盐湖所。”

话虽如此,但未曾真正涉足柴达木的人,很难真正领略其苦涩。

柴达木盆地本属无人区,方圆几百公里人迹寥寥,直到中国盐湖产业化基地诞生和青海油田建设的开启,熟睡数亿年的柴达木内地才算真正有了些“人气”。

“中国的锂储量约占世界的三分之一,直到20世纪末,中国的锂盐消费市场一直被国外垄断,就是因为盐湖里镁的含量高,锂的含量低,高镁锂比的镁锂别离是一个世界性技能难题。”王敏1998年加入青海盐湖所的提锂产业化团队,进驻“无人区”东台吉乃尔盐湖。

“东台吉乃尔盐湖冬天夜间可低至零下28摄氏度,夏日白日能高达近40摄氏度,不只缺氧,更没有通讯,就连餐饮都很困难。”王敏介绍,“在柴达木盆地,人们能喝口清洁的水已经是莫大的幸福,‘喝盐鼠水,吃盐鼠饭’是常有的事,但也独享了戈壁的风景万千。”

2001年11月,中国官方批复了“青海盐湖提锂及资源综合使用”国家高新技能产业化演示工程项目,标志着青海盐湖资源综合开发使用进入了一个新的前史开展时期。

“项目建设初期,只能把出生不久的孩子托付给爸爸妈妈,想念时也只在手机里听听孩子的咿呀声。”王敏说,“当时最开心的事莫过于周末去镇上手机亭前排队给家人打手机。”

王敏介绍,历经近20年的基础研讨、科技攻关和应用实践,“盐湖人”体系研讨了杂乱盐溶液体系镁锂别离的根本物化机理,并初次创建中国高镁锂比盐湖提锂及资源综合使用技能体系,具有绿色、高效、低能耗、纯度高级利益,达到国际抢先水平。

盐湖提锂及资源综合使用项目在2007年底全面建成投产,整个碳酸锂提取工艺的完成,解决了高镁锂比盐湖提锂的世界难题,完成产业化出产。

2018年王敏取得中国科学院年度感动听物奖。王敏坦言,作为科研人员,探究立异就是生命真理,科技报国就是抱负宏愿。(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