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要发明房地产开发新模式

雄安新区的设立被房产炒作者视为一个时机。可是,新区内三县早已禁止房产交易,新区周边区域的大部分县市也陆续制定了限购政策,炒作者只是虚张声势。就像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所说,雄安新区是体制与机制立异的高地和高端高新产业集聚地,不是大搞房地产开发,更不是炒房淘金的当地。

这种全国性的一窝蜂似的房产炒作热潮,恰恰也是雄安新区设立的原因之一。中国房价屡立异高,一方面是大城市资源过于集中,吸引过多的人口流入,在不断抬升房价的同时,也构成了大城市病,并将房价上涨的预期逐级传递到二三四线城市,形成一种不良循环。另外一方面,也标明中国现有的房地产准则需要改革,比如土地财务,以及住房供给过度依赖市场。这种学习香港模式的做法,也是推进楼市异化的一个重要因素。

大城市病让城市变得不再宜居 拥堵、环境污染以及低功率。在中国急需立异驱动开展的现阶段,因为资源过于集中于大城市,而大城市过高的房价不断提高人才流入的门槛,导致优质资源与人才在大城市其实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而高房价导致的人才分流效应,会进一步让人才资源无法通过集合激发应有的发明力。

雄安新区作为实验田,首要是对一直以来等级化的城市体制和优质资源过度向中心城市集合的一次实验性调整。这也不是雄安新区独有的权利,全国其他当地也能够通过资源分解来缓解中心城市的大城市病问题,推进区域性的均衡开展。其次,简直是一张白纸的雄安新区,可以用先进的理念和国际一流的水准规划设计建设,尤其是通过体制机制立异,探究和推进新的房地产业改革。

因此,雄安新区有必要冻住现在的房地产市场,防止炒作,为房地产业的改革与立异做好准备。在4月6日举行的京津冀协同开展工作推进会议上,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强调,要合理掌握新区的开发节奏,坚决严禁大规模开发房地产,严禁违规建设,严控周边规划,严控入区产业,严控周边人口,严控周边房价,严加防备炒地炒房投机行为,为新区规划建设发明杰出环境。

与此同时,京津冀协同开展专家咨询委员会副组长邬贺铨向媒体表明,国家将在雄安新区试点全新的房地产改革,找出一条可以开展房地产,又可以控制房价,保证更多需要有住房的人有房住,一条合适创业者、城市经济开展的房地产改革新路途。他也提到了新加坡模式可以作为参考,即政府把握一部分土地向市民提供廉价的房子等。

我们认为,资源过度集中、土地财务等因素导致的一线城市房价过高,正在阻碍中国经济的转型晋级,也在逐步削弱中国要素资源的优化组合,当人才无法跨越房价门槛而不得不向二三线城市流动时,这些城市又缺乏这些人才发挥的机制、平台与空间。因此,为各类人才提供一个自在立异创业的体制环境以及较低的日子本钱,是最大化发挥人的能动性的条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