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彝尊亡妻冯孺人行述原文及全文翻译

朱彝尊

原文:

孺人姓冯氏,讳福贞,字海媛,世居嘉兴练浦之阳。考讳镇鼎,归安县儒学教谕。教谕君为学官,弟子有名,交渐广,徙碧漪坊,去先太傅文恪公第近止百步。教谕君年过四十无子,生孺人,特珍爱之。五龄,延塾师陈翁,授《毛诗》《孝经》。有费姥者,往来教谕君家。见孺人聪明,为先妣唐孺人述之,唐孺人属姥为妁。是夕,教谕君梦文恪公衣衮造其门,遂以孺人许彝尊为配。寒家自文恪公以宰辅归里,墓田外无半亩之产。至本生考安度先生,家计愈窘,岁饥,恒乏食,行媒既通,力不能纳币①。彝尊年十七,为赘婿于冯氏之宅。遭乱,两家各去其居,安度先生播迁塘桥之北。

彝尊既昏,孺人赞予往侍养。教谕君以田二十亩持券付孺人,孺人语予曰:“割父之田以奉翁,非力养矣。”辞不受,挈其女至塘桥,鬻所有金条脱②,治饔膳。隘不能容,遂赁梅里道南茅亭之居,迎先生至里。

予年二十,即以诗古文辞见知于江左之耆儒遗老。时四方知名士往来于禾③者,辄造梅里,孺人治酒肴必丰,虽夜分区画立办。宾客过者,谈宴极欢,或淹留旬日方去。花钿无多,尽付质库,昼夜纺绩以赎。客至,复质,如是认为常。岁癸卯,予客永嘉。其冬,安度先生病革,家无斗储,孺人邀予姊妹同视汤药。予归未旬日,而安度先生弃世。孺人哀毁,治凶事靡不中礼。

既而予游大同,转客太原,入于京师,复留济南。孺人力持门户,延经师于家诲昆田,必具酒肉,操作愈勤。夜率二女治机绞不辍,坐昆田于纺车之旁,执卷于灯背,令就火光课昼所读书,必成诵乃已。凡昆田交游至,或有燕朋杂于坐,孺人必严诫勿与交。

孺人归予将五十年,盖终身忧患,未尝一日自安。平居慈祥,虽渔娃灶妾,食必推与之。所以孺人之殁,闻者无不叹气。呜呼!悲夫!谨摭其遗行,以告立言之正人。(节选自《曝书亭集》)

[注]①纳币:古代婚礼六礼之一,男方向女方送聘礼。②条脱:古代臂饰。③禾:嘉禾,嘉兴的古称。

译文:

亡妻姓冯,名福贞,字海媛,世代居住在嘉兴练浦的北面。他的先父名镇鼎,担任归安县儒学教谕。教谕君担任学官,学生很有名望,他的外交也逐渐广泛,搬迁到碧漪坊居住,这里间隔我的先祖太傅文恪公的宅第只有百步之近。教谕君年过四十没有孩子,生下我的妻子,特别珍惜喜欢她。五岁的时分,请来塾师陈翁,教授她《毛诗》《孝经》。有一位姓费的老婆婆,到教谕君家来。见我的妻子很聪明,就向我的先母唐孺人叙说这件事,唐孺人就嘱托老婆婆去做伐柯人。这天夜里,教谕君梦见文恪公穿戴官服到门上来拜访,于是就将妻子许配给我。我家自从文恪公凭宰辅的身份回归故土,除了墓田外没有半亩田产。到我的生父安度先生时,家计更加穷困,遇上荒年,常常短少食物,伐柯人说媒之后,没有能力送去聘礼。我这年十七岁,到冯家做了入赘的女婿。遭遇浊世,两家都脱离了自己的居所,我父亲就搬到了塘桥北。

相关阅读